巨星头条网

首页 > 娱报 >   密室逃脱、废墟求生…芒果TV实验剧《重返地球》会颠覆行业吗?

密室逃脱、废墟求生…芒果TV实验剧《重返地球》会颠覆行业吗?

2018-02-04 23:45:48 编辑:娱乐独角兽 阅读:3114 栏目:娱报

在如今的影视市场上制作方主动尝试全新的内容模式,这是一种带着英雄主义色彩的行为。而芒果TV已经先后进行了两次先锋实验:一次是实景推理网综《明星大侦探》,另一次则是《重返地球》。

1月26日随着《明星大侦探》第三季最后一期收官,《重返地球》同天接档,先导片与第一期节目上上线。这是芒果TV的一次创新,将综艺真人秀与电视剧集的形式特征揉合,内容上设立出一个超时空的末世背景,将绝地求生、密室逃脱、傀儡对抗等末日元素融入其中,以12位参与者完成任务自我求生为主线推出的一档新型实验剧。

在剧情上,《重返地球》具备其他体验性网综不具备的连贯性,它的故事是一以贯之的,主角恒定,如电视剧一般拥有完整的叙事体系;在模式上,《重返地球》强调真人体验性与共情感,全实景搭建场地,专业群演,封闭式摄影,将真人秀的真实性发挥到极致——《重返地球》是一个在虚幻背景下发生的真实故事。

这种独创性是值得人尊重的。现阶段影视市场上同质化现象严重,青春剧、推理剧、玛丽苏大女主等一类影视题材的成功就会引发一个市场的井喷,综艺节目则胶着在明星竞技、偶像养成、音乐选秀等娱乐类型的泥沼里,而公众审美素养与精神诉求日益提高,内容生产者亟需探索出新的出路。

《重返地球》的出现或许是一个契机,它为影视市场提供了一种新的选择,这种选择不是芒果TV盲目投身时代洪流的结果,而是经过冷静思考的“勇敢者游戏”。

《重返地球》的方法论:全实景搭建,还原最真实的“末世”

“《重返地球》实景拍摄场地是租用了长沙的一幢毛坯楼,进行翻新装修,重新设计舞美,这个实景“基地”接近2万平米,就亚洲来讲这可能都是最大的密室。”《重返地球》的导演黄玺介绍说,“舞美搭建大概占到了整个制作成本的30%左右。”

《重返地球》这个项目从2017年4月中旬就开始筹划了,从前期准备、剧情构建、场景设计到群演招募、演员选角、实景搭建等环节耗时近半年,细节斟酌上花费了很长时间。“因为这个故事发生在未来时空,导演组每一个人对于未来的想象都不同,谁也不知道未来具体是什么样子,它的环境、设备都需要讨论,所以前期准备过程中方案一直在修改、推翻,一直到录制前才真正拍板。”

这个斟酌的过程或许是物超所值的,《重返地球》场景布置的“乐园基地”最大程度上营造出了末世的真实感。基地里大约存在30个房间,每个房间被布置成不同的场景,“有水牢房、能量室、暗房、生化室……”导演组工作人员介绍,每间房间里设置了不同困难程度的任务,每个任务都会出现不同等级的傀儡,傀儡将在12名参与者进行任务时突击猎杀。

“比如水牢房里的任务需要参与者真的踩进‘血池’才有可能完成。”而“血池”是导演组精心设置的污水池,里面有各种腐臭成分,化学制剂、污泥,“甚至有生物,比如蛇、老鼠。”

而暗房里则没有一点光源,所有拍摄都是夜间拍摄模式,房间里存在三个通关开关,触发了开关才能从房间出去,而房间里还设置有两个傀儡,“暗房里什么都看不见,安静下来只听得见傀儡的脚步声和喘息声。”

基地里的每一处设计都充满了“末世感”,比如中控室里出现的“干尸”,房间墙壁上的血手印,废弃大楼里的灰网,窗户与铁丝网上的锈迹,化验室里摆放的制剂、废弃电脑,充满科幻感的中控室……“场景舞美设计和施工都是邀请国内很好的团队制作的,最终呈现的效果很不错。”

黄玺笑,“张亮第一次来到拍摄场地的时候就说他觉得环境特别好。”真实的拍摄环境不仅让参与者更加投入,对观众而言也更具移情效果,观众随着末世环境的转变而心绪起伏,这是节目组追求的效果。

最大的真实性:“如果真的末日来临,大家的选择可能也是这样”

“场地施工搭建大约40天左右,但是拍摄时间我们只花费了5天。”

相比起其他剧集的长线拍摄,《重返地球》的录制时间显得有些短暂,但这种短暂或许是一种将参与者情绪集中释放、最大化呈现真实的手段。“5天的拍摄过程中12名参与者都没有离开基地,全封闭式拍摄,参与者从进入拍摄场地到录制结束,产生的感情都是真实的。”黄玺强调。

在《重返地球》的录制过程中导演组将自己隐藏在摄像之后,“在录制之初导演组就达成了共识,12名参与者最后谁能存活,谁被淘汰,剧情怎样进行,导演组都不进行干设。”因为关卡设置难度都并不低,“我们甚至做好了团灭的准备。”

《重返地球》的12名参与者有男有女,除了“队长”张亮具有大众认知度,其他成员有些是一定领域存在粉丝认知度的网络红人,如新生代男模赵一桉、王思聪千万力捧的谭盐盐,但是大部分是素人。这12个人面临“末世绝境”寻求逃脱,生死抉择,牺牲是不可避免。

“12个人在参与任务过程中做出的选择都是真实的,牺牲与救援,其实最后留下来的那几人超出了导演组的预料。”黄玺坦露,《重返地球》中或许有揭露人性的部分,“导演组看到成片之后也有过反思,但大家最后都觉得,如果真的末日来临,大家的选择可能就是这样的。”

《重返地球》中至关重要的元素之一就是“傀儡”,扮演傀儡的群众演员超过了70位,而傀儡被设置为不同的种类,比如“盲目傀儡”,没有视力,只能通过声音进行行动;“闪电傀儡”行动很矫健,奔跑速度很快,会进行攻击;“普通傀儡”则用正常的视力与听力。

这些不同种类傀儡的呈现则是依托与群众演员,群演画上仿真度极高的“傀儡装”,脸部和裸露的皮肤都涂成没有血色的死白色,上面附着恐怖各异的血痕与咬痕,衣衫褴褛,身缠绷带,“群演有时候早上六点起来化妆,录制到凌晨三四点。”

一旦进入职业状态,群演连走路的姿势、呼吸的声音都会改变。他们成功营造出“变异末日”的恐怖氛围。“有工作人员进行环节试验的时候吓得手机都摔坏了。”

《重返地球》第一期节目播出,网友评价“场景与群演太逼真了。”显然,《重返地球》为公众提供了真实的末世体验,场景与氛围的塑造都将观众的共情心理推到极致,极强的代入感使得剧情更具感染力。

《重返地球》会成为行业的“颠覆者”吗?

“《重返地球》的质感很像是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这是芒果TV的一次尝试,带着实验性质。

不同于其他真人秀节目每一主题的节目都是各自独立的,如《明星大侦探》每期都有不同的故事背景,发生不同的案件,嘉宾身份随之发生变化,《重返地球》采取的是递进式故事结构。

12位成员诠释的就是自己,围绕末世逃生的主题,层层递进,充满戏剧张力,每期节目之间像电视剧一样是连贯而相互影响的,但这种戏剧性又极力隐藏了镜头的操控感,使得《重返地球》更具真实感,这种设置无疑能在长时间内吸引观众关注,节目一环扣一环却不又像影视作品一般规划好了剧情走向,这让节目兼具电视剧的戏剧性与真人秀的意外性。

“我们的编剧团队之前也有过电视剧制作的经验,一共有7、8个人,一开始就参与了导演组的讨论。”黄玺说。

而如《重返地球》这样一部作品,背后的意义或许远大于内容本身。对于社会环境而言,它塑造出的是地球环境被污染之后、病毒侵蚀人类的末世景象,就像《生化危机》、《釜山行》等电影作品一样,这类末世题材作品不仅仅是一种超时空想象,更是一种警醒,让人类对生态环境、人性抉择进行反思。

同时面临大环境的崩坏,剩存的小团体该如何自处?《重返地球》也通过呈现12位参与者组团完成任务的过程给出了答案,其中有英雄主义的伟大牺牲,也有细腻温情的人性变化。

对于影视行业而言,《重返地球》意味着国内内容制作者的创新力与先锋精神,综艺真人秀的内容加上电视剧的表现模式,《重返地球》或许能开拓国内影视市场上新模式。从综艺《爸爸去哪儿》系列到《明星大侦探》,芒果TV都在尝试具备独创性的探索,而市场往往也乐于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最大的掌声。

《重返地球》第一季一共10集,目前已经播出了第二集。12位参与者已经完全投入进末世环境,人物的性格特点开始明显,有人显示出胆小的一面,也有人显示出领导力与好胜心,而情节随着不同傀儡的出现和通关难度的升级更具戏剧张力,或许对于影视市场而言它将成为一个新的“颠覆者”。

(本文为娱乐独角兽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分享: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