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头条网

首页 > 娱报 >   保密和创新的关系

保密和创新的关系

2018-06-03 12:45:42 编辑:娱乐追击令那点儿事 阅读:4940 栏目:娱报

科学和技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在鸦片战争之前,现代意义上的科学思维,中国人确实是空白。但是在那个时代,科学水平和技术水平还没有绝对的相关关系。

也就是说,没有科学思维,技术上也不见得有那么大的差距。没有科学指导,中国古代史上也有辉煌的技术成就啊。

所以当时,科学落后和技术落后不能混为一谈,它们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原因。

首先,我们要纠正一个常见的误区,就是鸦片战争对阵双方,并不是热武器的英国和冷兵器的中国之间的战争。中国的火器不仅发展得早,而且直到清代初叶也并不落后。鸦片战争的时候,中国军队也不是一支靠大刀长矛的冷兵器军队,是有火器的。

明朝有一位名将叫戚继光,是抗倭英雄,在他的军队里就配备了一种叫“鸟铳”的火器。别看“鸟铳”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土,实际上它就是葡萄牙的火绳枪,是当时最先进的枪械。

而除了鸟铳之外,明朝还引进了小型的佛郎机炮和口径130毫米的红夷大炮,这种大型火器。清代的创始人,努尔哈赤就在红夷大炮下吃过大亏。直到清军也成功的仿制了这些火器之后,才把战场上的劣势扳过来。

在鸦片战争以前,中国火器技术的巅峰,是清代康熙年间。当时,清军掌握着最先进的武器装备。清军在和葛尔丹作战的时候,葛尔丹就用一万只骆驼布了一座“骆驼城”,原本是想防止清军的冲锋,没想到让清军的一顿火炮给轰成了渣。你想,那得是多大的场面。

虽然说,这些武器都不是中国人自己发明的,但是当时的中国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些技术,而且从明朝末年到清代康熙年间,中国的火器技术一直在发展。

中国武器技术真正开始落后,是在清代初年平定葛尔丹、吴三桂这些大乱之后。

首先,大乱之后,军事技术就没有直接的发展需求了,更重要的是,清政府对于武器技术的态度是严防死守,秘不外传。当然,这也不是清政府的特点,这个传统从秦始皇时代就有。

秦始皇就曾把天下所有的兵器都收缴起来,铸成12个金人。在皇权看来,控制武器,是防止内乱的最好方法。我掌握先进技术,但你没有,我就能在军事上压制你。

这样一来,清政府在武器技术上的基本制度,就不是研究,而是保密了。既然是保密,那就越少人参与越好,甚至越少人知道越好。

比如,即使在军队之中,八旗军队配备的就是燧发枪,是比火绳枪更先进的枪械;而绿营,也就是汉人组成的军队,配备的还是鸟铳。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是保持满族自己人的武力优势,可是从鸦片战争开始,对外作战的主力恰恰是装备差的绿营军队。

而那些先进的火器,保密时间一长,甚至到了被人遗忘的地步。比如,明朝末年的时候,中国就有了引入爆破弹的技术,俗称为开花炮弹,杀伤力是很大的。但是因为保密体制,以至于到鸦片战争的时候,连林则徐都不知道“开花炮弹”是什么东西。最后,又重新引进了一遍。

保密制度的后果,不仅是生产技术的遗忘,更重要的是社会分工的萎缩。

一个国家的技术水平,并不是抽象的,它就具体体现为你的社会分工有多细。保密制度天然是反分工的,所以技术水平必然是大倒退。

最典型的例子,是1835年,也就是鸦片战争五年之前,广东为了加固虎门的防御,铸造了40门大炮。结果,这40门大炮在试炮的过程中,有10门火炮当场炸裂,还有5门不能使用,破损率竟然高达37%。注意,这可是破损率,剩下的虽然能使用,但究竟合格程度如何,还是不知道。

这是因为,清朝的武器制造机构都严格的保密和控制,时间一长就造成其他工艺水平脱节的现象。你想,一般的民间作坊和铁厂,锻造出来的铁最多是用来制造铠甲和箭头,差的甚至是造锅碗瓢盆的。

用这样的铁来铸炮,炮管很难经得起炮弹的冲击。据说,广东那些炸裂的火炮中,炮身中的空洞居然可以装下四碗水。

铸铁工艺达不到,只能想法弥补。第一种办法,是改铁炮为铜炮,这么做工艺虽然达到了,但是中国铜矿少,铜炮不可能大规模装配。还有一种办法,就是给炮管加厚,这样做虽然能保证炮不会炸裂,但是移动它却成了难题,丧失了机动性。

火药方面也是如此。

我们都知道,火药是中国的“四大发明”之一,很多人还会背火药的配比公式“一硝二磺三木炭”,这可是中国人的骄傲啊。可是这只是一个大概比例,它只能让火药发生燃烧爆炸反应,却不能让它达到最好的爆炸状态。

鸦片战争时英国军队的火药配比,已经精确到百分比的个位数:75%的硝、10%的硫和15%的炭。而清朝军队使用的火药配方是:80%的硝,10%的硫和10%的木炭。

你别看只有几个百分比的差距,就这点微小的差别就大幅度降低了中国军队子弹和炮弹的爆炸率和爆炸威力。同时,在火药生产上,中国依然是小作坊手工生产,原材料都是靠碾等等研磨的。结果生产出来的火药十分粗糙,严重影响了火药的威力。

上面几个例子说明啥?说明,在军事技术上,中国和西方的差距,还不仅仅是技术水平的差距,更重要的是社会协作网络上的差距。

过去我们理解新技术的诞生,常想象是白胡子科学家爷爷,穿着白大褂在实验室里没日没夜攻克课题的结果,像个炼丹的道士在独自配置秘方。一旦研究出来什么,也是高深莫测,是各家各国的的秘密。

但是实际上,正好相反,现代技术的演化场景要开放得多。

任何一项技术都不可能单独存在,支撑它的一定是一个复杂的协作网络。《技术的本质》这本书中就说到,技术想要进步、发展和创新,一定不能离开它的两个本质,就是模块和重组。

所谓模块,就是前人或者是其他人已经发明的成熟技术。这些成熟技术再一重组,就是新技术。现代技术,因为高度复杂化,这种模块化的特征就越来越明显。用这个模块的人,已经不必再打开这个模块,搞清楚它里面是什么了。

有一次和菜头跟我讲,他当年在航空公司工作,他说所谓的修飞机,并不是修,其实是用仪器判断,哪个部分,也就是哪个模块出了问题,然后整体换掉就可以了。

其实现在修手机也是这样,哪里不好换哪里,已经没有所谓的修理过程了。

这是模块化、重组化发展的极致。所以,技术和技术之间的开放、传承、交流、交易,就变得特别重要。

回到今天的主题,清朝火器发展过程中,清政府设计的是一套保密体制。他这一保密,技术不断重组的进程就被打断了。不仅技术本身得不到发展和进步,甚至连火药、铸铁这样的上一级技术模块,都因为没有需求而消失了。这可能也是鸦片战争中,中国失败的原因之一吧。

分享: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