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头条网

首页 > 娱报 >   婚礼上公公强吻儿媳:“传统”没有错?性骚扰谁负责?

婚礼上公公强吻儿媳:“传统”没有错?性骚扰谁负责?

2018-02-28 19:53:27 编辑:聚Youth 阅读:4681 栏目:娱报

一个大学生的聚集地

婚姻是女人一辈子的追求,每个女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婚姻殿堂,它们应该是蓝天白云、是香槟美酒、是帅气的王子、是洁白的婚纱,是全场的欢呼,是所有亲人的祝福。在所有亲朋好友的见证下,新娘带上婚戒,和心爱的人长相厮守。这时候音乐响起,他们在嘉宾的掌声中相拥深吻……

前几天有个视频在网上疯传,网友直呼辣眼睛。视频中公公强吻儿媳,儿媳躲都躲不了。这种有悖伦理的表现着实让我有点恶心。

当公公强吻儿媳时,底下的宾客没有吃惊,相反他们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他们吆喝,他们鼓掌,他们不觉得过分,他们觉得尺度越大,就越开心越好玩。

我仔细的了解了一下,在江浙一带,扒灰盛行,何为扒灰?相信很多人都不了解,扒灰:是一个形容乱伦的词语,专指公公和儿媳之间发生性关系的乱伦。扒灰是婚礼上的恶俗节目。所以在婚礼酒席上,闹公公和儿媳是大众最喜爱的活动。

为什么这种不入流的恶俗节目能一直保留,因为在本地人看来,这是传统,是文化,是当地的风俗。入乡随俗成了他们的遮羞布、保护伞。“传统”的婚礼,成了流氓的聚集地。

在中国,看热闹从来不嫌事大。在婚礼当天,主办方最忌讳的就是吵架,在喜庆的日子,很多人都愿意忍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正是这种心里,才让那些龌蹉的人有机可乘,因为他们知道,今天不管我怎么样,你都不会和我较真。

闹洞房

几乎全国都有闹洞房这么一说,只是有些地方随便闹闹,图的是一个热闹喜庆,而有些地方真的就是伤风败俗,闹洞房的时候毫无底线,更有甚者触犯了法律,闹洞房的人大多都是新郎的朋友,他们会为难新娘,让新娘脱衣服甚至是直接扒衣服,他们提的问题低俗露骨,他们会让新郎新娘模仿做爱时的体位,他们一个个穿着得体,人模狗样,但美丽外表的背后是极其龌蹉的内心。可怕的不是无耻,而是不知道自己无耻。

曾经我以为“穷乡僻壤出刁民”后来我才知道,无耻的人不分贵贱,和学历也没有关系,道德的高低只和责任、修养有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君子。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是龌蹉的小人。

闹伴娘

明星在我们眼中总是那么的耀眼,他们总是站在聚光灯的中间,他们的经纪人会花大量的时间给他们打造人设,但就是这样的一群人,他们在婚礼的现场也会失态,做一些让人不悦的事情。

2016年3月,包贝尔夫妇在巴厘岛办婚礼,作为伴娘出席的柳岩在仪式中忽然被韩庚、杜海涛组成的伴郎团举起,并试图丢入泳池中,最终被贾玲相救。这件事当时在网上引起了巨大的热议,有人说柳岩玩不起,也有人说伴郎团低俗,做得过分,最后是柳岩出来道歉,这件事情才得以平息。

伴娘本是一个荣誉的象征,因为只有新娘最好的闺蜜才有机会成为她婚礼当天的伴娘,而这些年,伴娘却成为了一个高危的角色,因为一不小心,伴娘就可能会被脱光。

这些年,伴娘遭性侵的新闻不断出现。

2005年伴娘在婚礼上被众男宾扒光衣服画老鳖猥亵

2005年 野蛮“闹婚”频发性骚扰 婚礼伴娘“李代桃僵”

2011年 西安:闹洞房玩过火扒光伴娘上衣 警方介入调查

2011年 婚礼后伴娘遭强暴追踪 嫌疑人称想着强奸不算事

2013年 女子参加婚礼遭4名男子多次轮奸

2013年,山东泰安,17岁的女高中生小丽应同学邀请,为同学的哥哥当伴娘。本着能帮就帮的好意应下来的事,却成了她一生的噩梦。

十几个男青年哄笑着把她带到婚房隔壁的房间,并锁上门。小丽后来哭着回忆这段事:之后我被推倒在床上,然后就有人冲上来乱摸,我不停地反抗,其间有人扒我的裤子。十几个男的都往我身上压过来,我根本无力反抗,他们在我身上到处乱摸。更有甚者,把手伸进了小丽的下体。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有些人并不是来凑热闹的,他们是来占便宜的,人一多就会乱,这时候很多别有用心的人就按耐不住,他们趁机卡油占便宜。他们觉得这是习俗、是文化,你要是发脾气或者报警就是不尊重他们的文化,你既然来到我们的家乡,就应该入乡随俗。就应该欣然接受。其实他们也知道这样做是性骚扰,文化习俗只不过是他们用来欺骗别人的谎言。

在我们老家,没有低俗的闹洞房和扒灰,但我们那有低俗的拦婚车习俗,今年我参加了几场婚礼,我亲眼看到了这不堪的一幕。当婚车驶入新郎村庄时,车队的速度慢了很多,几乎全村的人都涌了出来,见到人都是一包烟,按人头算,不给不让走,有些老人把几岁的孙子抱在肩上,这样她就可以得到两包香烟。因为人太多,一人一包烟完全不够,男方主事的人带来了好多香烟,并把人群引到了路边,当车队可以通过的时候,主事的人把香烟撒到了空中,一时间人群涌动,像豺狼抢食,有人在地上滚打护着自己的果实,有人把别人按在地上,抢他的东西,有人鼻子流血,也有找不到奶奶的孙子在地上哭泣。场面一片狼藉。

以前我们老家拦婚车要得不是烟,是钱,不给钱就是不让走,十字路口的周边一到过年就养了一批无赖,他们四肢发达,头脑聪明,每年过年,他们都可以在那条咽喉要塞狠狠的赚一笔。因为拦婚车需要周旋,所以那路一到过年就水泄不通。其实也有新郎报警,因为他们提的条件太苛刻,不给个几千块不让走,警察也出动很多次,但是治标不治本。结婚本就图个喜庆,很多人周旋之后都愿意花钱消灾,报警的人自然没有几个。

近几年,城市文明抓的越来越紧,县政府也重视了年底拦婚车的情况,在那个经常拦婚车的路段沿路安装了摄像头,以前报警拦婚车,警察过来都是口头警告,多以批评教育为主,现在不一样了,如果因为拦婚车导致交通堵塞,直接拘留15天,还要交罚金。从那以后,每年过年,我在那条路上再也没有看到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以前那些拦婚车要烟的乡邻鄙视那些马路拦婚车要钱的土匪,他们觉得拦婚车就是图个热闹,是风俗,是传统。要钱性质就变了,要钱就是勒索敲诈。殊不知他们以前也只需要迎亲的队伍每人发一根烟就好,随着时间不断的变化,欲望也在不断放大,从最初的一根到现在的一包,再过几年可能就是一条。

人都喜欢不劳而获,爱占便宜。当你因为自己的私欲而去要求别人做一些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时,不管这件事是拦婚车要钱要烟,还是满足猥琐的内心脱新娘的衣服摸伴娘的身体,这样的行为本质上是没有任何区别的,这样的行为有个很不好听的名字叫“耍流氓”

-end-

你的转发分享

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分享:

微信